赵赵是颗兔子君

爱锤锤爱根总

我爱你(自产甜文,我不管)

从你眼中看着自己,最幸福的倒影。
握在手心的默契,是明天的指引。

***************推荐大家去听这首歌的分界线***************

shaw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准确地说她知道这件事意味着什么,知道这个行为折射了内心,但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居然在做这件事情。

嗯。

一定是最近没有突突人没有吃好吃的没有休息够。

她绝对不会承认是因为一些可笑的原因,绝对不会。

Dawn it!那为什么脑海中浮现的全是那个疯子的脸。

“小姐,请问你决定了吗?要定制什么字刻在里面呢”
柜台小妹看着这位从一进来就一脸怒气的女士,漂亮是漂亮,养眼是养眼,可是可是,生意不要做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从早上到现在就一直生人勿近谁打扰我我就突突了你的脸让方圆十米内没人靠近,虽然看着那张脸花痴了半个小时,虽然这位女士决定买那对人人都爱看基本没人买的贵的要死的对戒,可是为什么问了要刻什么字以后就一直没有动静了,难道被价钱吓傻了?难道突然感情受到了考验?难道有选择恐惧症?柜台小妹深深吸了一口气,决定再稍稍微微地靠近一点点问一下,您是买还是不买,不买就不要石化在这咯虽然你石化的很好看能不能留个电话之类的(最后一句划掉),结果突然看见那个一直不变的表情像是突然被吓了一跳的样子,“Got it ,on my way” 声音好好听,但是她在和谁说话,然后小妹几乎是惊讶地看着那张面瘫脸略带羞涩地又看了看手里的纸,然后下定了决心地把纸交给了她。
“就刻这个吧,谢谢咯。”扯出一个微笑后,shaw几乎是迅速逃离了这家店,假装冷静地去见死也不承认是心心念念的人。

看着这张皱皱巴巴的纸,想到刚刚离开的人莫名其妙的举动。柜台小妹表示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买家,但当她打开纸看到了上面的内容的时候,突然露出了一个了然于心的微笑。

“This girl is falling in love with someone ,absolutely.”

皱皱巴巴的纸,一看就被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看上去有很多单词,一个一个的,但都被划掉了显然是挑选的过程,在最中间,工工整整小心翼翼写了最大的三个字,笔触带着温柔带着肯定,最简单的字可是就是她能想到的最美的话语。

I love U.



*******************特工锤锤愤怒的分界线***********************

WTF!

锤锤一路狂奔红绿灯都差点闯了三个,那个女人竟然不在!又走了!又执行任务!为什么这段时间所有人都可以见到那个女疯子偏偏自己每次来都刚刚好错过她呢,别说巧合,特工从来不相信巧合!

“我觉得飞跃疯人院最近有点忙啊?”豆豆看着脸越来越黑的shaw硬聊。

“管我什么事”

你看,连豆豆都发现了问题。

对着空气翻了一个白眼后,shaw不情不愿地在心里承认了这三周来Root的反常举动是自己导致的。

本来拯救完了世界一切就回到正轨上没有任何问题啊,每天救救号码吃吃喝喝不是很舒服嘛,和女疯子恋爱也没有想象中麻烦啊,可是事情一天天在变 ,那个女人不像原来一样好搞定了,她想要家想要承诺想要婚礼想要孩子,这都是什么玩意,每次想到这些一大堆事特工烦都烦的要死更别说一件一件的办起来了。

“我以为女疯子和正常人不一样呢,她怎么也这么热衷于普通女人向往的生活啊!”shaw在一次任务中终于忍不住向别人求助了。

“或许不是普通的生活,或许她就想要你个态度呢”

reese又露出那种标准的“我是过来人我什么都懂”的表情。

然后是良久的沉默。

但四叔相信没有反驳回来的沉默是件好事。


显而易见,特工的木头脑袋和二轴属性明显不能一夜之间变成感情高手,但她好像可以发现一些不同了,她以前没发现的。她以前居然没发现!?!

有那么多种接近目标的方法,就会用调情这一种吗?!有很那么多种偷东西的方法,一定要人靠的那么近吗?!有那么多种对峙的方式,一定要目不转睛地盯着彼此嘛?!

第一次体会到这些情绪的锤锤并不能理解到这种嫉妒是对感情有了更高的期望目标,而通通理解为愤怒,简直气的连牛排都吃不进去。

而另一方的Root感受到的全然是另一种情况,自己一出现某人就越来越黑的脸,莫名其妙被挂断的电话,每次执行完任务就要回家的另一半,任谁也不会太开心吧,虽然说是太了解那个人懂得她为了自己甚至不惜牺牲生命肯定是爱她的嘛,但是,哼,现在太平盛世,两个美女就不能好好地谈谈恋爱嘛?!?但是她口嫌体直的性格还是一看见锤锤就自动过去黏上分分钟忘记自己刚刚在气什么,无论听到那个嗓音说什么都会自动翻译成甜言蜜语,所以一切该顺理成章地一成不变吗?

感情哪有那么简单。在参加了豆豆婚礼四叔婚礼宅总婚礼后,黑客小疯子心理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她决定以人为的干预加速一下可见的未来,让她们幸福的生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展起来。于是乎,在不眠不休食不知味夜不能寐的钻研精神下,Root看了不计其数的科研报告研究著作,甚至研究了世界各地各种实例的生活故事,本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根总带着我不上谁上的革命精神开始一次次实验起来。


嗯,果然,生气的时刻,生气的程度,都是有直接诱因的。

root合上了厚厚的笔记本,嘴角勾出了一个奸诈的微笑。

“sweetie,let's play a game.”

(消失三周根总)


*********************蒙在鼓里的锤锤******************

又扑了个空,见不到人,看来不是个办法。

锤锤摆着面瘫脸认真的思索了一会,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嗯,整个小分队都干的事情一定是对的,要跟着大部队走,嗯,我买戒指完全是因为大家都结婚了,嗯,就是这样。

绝对不是因为自己看到Root在救了那个号码以后给了他手机号给了他微笑,还TMD地给了他一个飞吻😘,对自己都很少这么热情好嘛!?

也绝对不是因为自己听到了某个号码只看脸就义无反顾莫名其妙信誓旦旦地非要娶root当媳妇的话语,气得她立马掐了线,没见过美女啊这个男人!?

更绝对不是Root对她不如原来,过分热情情话绵绵总想赖在一起相处的状态一去不复返,让她莫名开始担忧,竟然产生了想用什么把她一辈子留在身边的想法。

绝!对!不!是!这!些!原!因!

一定只是自己想和大家一样,而大家都结婚了,不是什么安全感那个电视节目说的什么玩意来着。

觉得自己有理有据都把自己催眠的锤锤在下周的晚宴上终于见到了一个月以来朝思暮想(根本不会承认)的人,就好像所有的燥气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看见她站在那里,看见她举手投足间的小习惯,看见她无比熟悉的笑容,看见她垂肩的长发散落在礼服上的弧度,看见她看见你时眼睛里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看见她看见你时笑容让周围的空气都带出甜蜜的味道,你一瞬间决定了,你什么挣扎都没有了,你握了握手里带着你温度的金属,你一步一步缓慢而坚定地走向她。然后你看到她,站在哪,歪着头,你知道这次又要被她调笑不知道多久了,但你义无反顾,你向着她方向,向着你以后的日日夜夜,拿出了你的承诺。

“May I have the honor?”

“Thought you'd never ask.”

灯晃着两个人溢于言表的微笑。

也闪着小小指环上的字。

I love you.

虽然我从来没对你说过这三个字,但自从我和你在一起,每分每秒我都用行动告诉你,我爱你。

**************第一篇同人分解线******************

第一次写同人,文笔请谅解。

我就是要写糖,甜甜甜甜的那种。

遗憾的是两只没告白就天人相隔。

不遗憾的是两只心意相通。






评论(9)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