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赵是颗兔子君

爱锤锤爱根总

THE FIRST SIGHT(二)改变(怦然心动AU)


第一次遇见阴天 遮住你侧脸

有什么故事 好想了解

我感觉 我懂你的特别

******Root总能打开Shaw的心墙******

Shaw:

升入初中后,生活确实改变了不少。但和我想象的改变一点都不一样,学校里还是原来的人仅仅是过了一个假期罢了。最大的改变,是家里,外公搬来和我们一起住了。

我觉得自己应该算是不爱说话了,能用行动解决的问题干嘛说话。然而,外公,简直,让我都觉得沉默不是一件好事了。Zoe说他是陷入了对外婆的怀念之中,虽然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我每天放学回来看到外公坐在窗前,目光里盛着浓的化不开的怀念,这我觉得爱是个很危险的东西。

其实我很享受和外公这样的相处方式,我猜他也是吧,两个人安静地呆在一起各干各的难道不是最棒的相处方式吗?比较起看着Reese和Zoe花式秀恩爱来说,我可以和外公一直呆在一起,这么说来他是个我喜欢的可爱老头。

直到那一天!Root又以一种震惊的方式出现在我和外公的和谐关系中!

我本来想用我们固有的默契点头示意一下就奔向书房,但是外公突然叫住了我。

“嘿,Shaw,你有时间吗?我们可以谈谈吗?”

外公把手中的报纸放在膝上,给了我一个温和的微笑。

“噢,当然可以。嗯。”

不知道外公突然的谈话是什么意图,我只好先坐下来,天哪!和外公怎么聊天!我挤出一个感觉该是对长辈的微笑,并分析着他好奇的微笑是为了什么?

“给我讲讲你的好朋友,Root吧?”

“她不是我的好朋友”

“为什么不是呢?”

“…… 为什么突然问我这个呢?”

我明智的决定绕开话题,总不能说外公她一直明目张胆胆大心细契而不舍地追求我吧!哦天!想到都觉得好丢脸!

然而结果外公带着赞赏的(?)表情递给我的报纸后,我觉得更丢人了!奇怪!为什么我要觉得丢人!

Root!上了报纸头条!

哦,请不要多想,她并不是因为聪明才智堪比爱因斯坦,大胆尝试堪比诺贝尔,静心沉气堪比居里夫人而上了头条,你这样想就太浪漫了,Root,登上头条是因为———她赖在了一颗无花果树上,死活拒绝下来!当然是这样了,一听就知道是Root会做的事情,她怎么又决定赖上一颗无花果树了!我对天发誓,我永远搞不清楚这个女生的脑袋里在想什么!

Root和那颗愚蠢的无花果树的关系我简直一个点都不懂。她居然觉得这颗树是上天给我们的恩赐?!什么玩意!而且她每天都要爬到那么高的树上去看看世界?!她是这么说的,居然还想让我和她一起犯傻,简直难以相信。不过,她每天爬树的时候我都在树下,别多想,我只是为了等她掉下来的时候好好嘲笑她一番,对,就是这样。

每天早上大家在树下等校车的时候,Root总是会爬到树上做交通实况转播,但是,并没有人需要好嘛。但那天,她爬的比往常都高,并且紧紧地抱住那颗树,她又是在干嘛?当我看到几个伐木工人在大声对她喊的时候,我其实也觉得那颗树罪不致死了。

但当Root眼眶泛红地向我求助的时候,我几乎就要答应她一起到树上坐着抗议了,我猜校车若是再晚来五分钟或者同学们没有催我上车的话,我几乎要被她蜜色眼眸里难得的脆弱迷惑了,幸亏没有,不要一时冲动忘记她是个多么让人想逃跑的存在!

只是我不知道,车开走时,Root垂下的眼神,给了我一种自己难以理解的但绝对称不上愉悦的感觉。或许我以后会知道吧?或许不知道比较好?你看,她就是一刻不停地给我制造麻烦的事或者心情。

“继续刚刚的问题,Root为什么不算你的朋友呢?”

外公的话让我从报纸和回忆中把注意力拉了回来。

“……这个,如果你认识Root,你就会知道了”

毕竟这个女孩子,用语言描述实在单薄。

外公的眼神闪过一丝希冀。

“我很期待认识她,她是个很有骨气的女孩子!不如你有时间邀请她来家里玩吧?”

什么,我知道自己此刻震惊的表情让外公挑了挑眉,但这不能显示出我内心完全的情感。有骨气!邀请她!我一定是听错了,或者这两个词的意思我不理解!然后我大概一口气说了一段最长的话,为什么我急了呢?

“她,有骨气?她只是太固执了,完全在自己的世界里,不顾别人的感受,她还觉得别人都喜欢她的所作所为,而且她从二年级就一直缠着我……”

为什么外公此时探究的表情和家里另两个大人突然一模一样了呢!语气里的欣赏无法忽略。

“Shaw,你要知道,这种女孩子,简直是可遇不可求!”

我强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拿着外公觉得我一定很需要的能了解Root的报纸回了房间,我把自己摔在了床上,我一点也不想了解她了!我了解的还不够多吗?虽然不是自愿的,但她做的什么蠢事我不知道。

就比如,那颗无花果树被砍了以后,她居然难受了那么久,三天后才来上学,干什么都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连吃饭的时候都是简直对食物不尊重,我并没有特别关心她,我只是碰巧看到了这些,好吧,可能有一点点小的愧疚,为了那天她在树上有点恳求的语气。难道我应该去安慰下她吗?我不知道,可是我做错了什么呢?哎,还是算了吧,万一Root觉得我在关注她并且有了愧疚,她以后岂不是会变本加厉地缠着我。

嗯。她应该会好的吧。今天瞄到她还是有了一丝笑意的,不知道恢复到原来还要多久。可笑!我并不在乎。只是好奇她对那颗蠢树的感情。

******两只视角分界线******

Root:

我很喜欢看Harold编程,他编程的时候很认真,也会和我探讨各种各样的问题,我每一次都能学到不少东西,我很享受这样的氛围。

但有一天,Harold突然抬头提出了一个问题。

“你和Shaw是怎么回事啊?”

哎,我好想说我们相爱了,但估计这老年人会一下接受不了
又给我摆脸子,当然还有一点点原因是我们家shaw现在还太害羞没给我告白,那我就含糊带过吧。

“没什么呀,目前来说,为什么这么问呢?”

“只是觉得,你提她的频率很高,而事出必有因,不是吗?”

Harold踌躇着措辞,想看看Root有没有清晰的定义。好让他知道该如何引导。

然后他惊慌地看见Root脸上第一次(对他来说)浮上了浅浅的粉红色,带着害羞的笑容夸了这个女孩。

“大概是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很纯粹,一眼望去就好像看到她的灵魂,我的心跳都会停那么一下,还有她的微笑,虽然她很少笑,但她笑起来让我感觉像吃了棉花糖一样。”

天哪。Root已经陷的太深。

而这份感情是对等的吗?

Harold不禁皱了皱眉头,那个女孩子会有回应吗?

“嗯,那Shaw怎么样呢?”在看到Root疑惑的表情后确定了心中想法。“Root,这就像一个程序一样,你要考虑程序的完整性。程序不只是简单的语句的拼凑,一个判断,一个循环,一个定时,一个运算,都仅仅是单独的个体,但每个人的程序都带着自己的特点。所以你自己用自己的方式来编写,就是你的独一无二的创作。”

我对Harold的话一知半解,直到有一天,我爬到了无花果树的枝头,我在试图捡一个风筝,当我终于够到时,我意识到我第一次爬到这么高的地方,我才发现我一直错过了这么好的风景。此后,我就经常坐着这里享受着这个美丽的世界:落日时泛着微醺的紫红色,有时迸发出橙色的余晖,瞬间布满天边的晚霞。在这样美丽的风景中,我突然明白了Harold的话语,整体感觉胜于单个的完美。

但有一天,当我沉浸在美好时光中时,几个伐木工人居然出现了说要砍掉这棵树,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不会屈服的!绝不!我不能让他们得逞!所以我看到Shaw的时候第一次完全不顾形象地大叫起来,我甚至感觉到快掉下来的眼泪也听到了自己颤抖的声线,但Shaw再三犹豫后还是坐校车离开了。

之后的一切似乎都模糊了起来。好像是全镇的人都聚集在了树下,他们拍照和我交谈,我不清楚,直到Harold出现,他忍着恐惧爬了梯子上来劝我,看着他担心的目光,我还是妥协了。我放弃了保护她。就像Shaw关键时刻放弃我一样。

就这样和我的无花果树永别了。或者还有些别的。

整整两周。我都没缓过劲来。生活似乎对我没有了吸引。

我看上去心不在焉生无可恋我知道。

因为我一刻不停地想着我的树。

Harold进来了,我知道他又想劝劝我。

“我知道。那就是一棵树,我会想通的。”

“不,那不只是一棵树。是你的美好时光,是你对自己对一切有了更清晰认识的美好地方,我想为你留下来。”

哦天,Harold居然3D模拟出来这颗树的全貌,甚至是春夏秋冬日夜交替的光影变化,甚至还有录制的周围的声音。我觉得我能爱Harold一辈子!

所以每天我的电脑桌面就是我最爱的树,它伴我入眠,也陪我清醒,直到它治愈了我的心伤,我明白了它的更深层次的含义。

我开始思考。我对Shaw的感情还是一如既往吗?


*******想让锤锤给根根实力表白*******

感情这个事太复杂。

觉得肯定不喜欢的人可能才是真爱。

追好久的人可能突然失去兴趣。

说实话 改变是每时每刻的 有好有坏的。

所谓对的时间对的人该是这个道理吗?

好事多磨 说明你们真的有缘人,唯一缺的就是一点时间。







THE FIRST SIGHT(一)闯入(怦然心动AU)

I remember what you wore on the first day.

You came into my life and I thought hey.

You know this could be something.

******推荐霉霉和黄老板的甜歌和MV******

Shaw:

我只是希望Root能别来烦我,哪怕只有一天,真的有那么难吗?

所有的一切都源于一年级的那个暑假,当我坐在车上第一眼看到那个棕色头发的小女生毫不掩饰好奇的看着我们搬进新居的时候,我还并不知道,至此我困窘不安的慌乱逃避的日子正式拉开了序幕。

她不是走进了我的生活,不,事情不是这样发生的,她是迫不及待的,莫名其妙地冲撞着闯进了我的人生!!!难道我们邀请她进入我们的搬家车一件件地整理箱子吗?当然没有!可是她熟门熟路的样子简直像从来就是我们家的一员!完全,不可理喻!

Reese明显也被这么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女孩吓了一跳,试图阻止一下她:“嗨,小太阳,我们这不缺人手,很谢谢你,但我们应付的来。”虽然话说的是这么客气,但有心人都该知道这是下逐客令的时候了吧。有心人里估计不包括Root,她换了一个箱子,试图推动它,“你们不需要帮助吗?你们看起来确实需要帮助啊。不要拿我当外人。”

她笃定的话语气为什么让我不知道如何应对呢,就在我思考的时候注意到了Reese对我做了一个挑眉的表情,明显就是想把事情全都推向了我,可是我也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不是就在车上看了她一眼嘛。

“虽然我也感激你的热情,可我怕你父母找不到你该着急了吧。”Reese又尝试了一次挣扎。

“没事,我就住在对面的那栋房子里。”

一脸真诚的表情简直是逼疯了每一个人,难道不是吗?

“shaw,我猜屋里可能需要你的帮助,你觉得呢?”

我从Reese戏谑的表情中迅速发现到他意识到了这个女孩是奔着我来的以及他不打算帮我应付了,这个没义气的家伙!

“当然了”我几乎是逃离了小小的拖车空间,结果不出所料的听到了Reese的轻笑声,以及难以忽略的追着我的脚步声。也许她只是向另一个方向跑呢?也许她无聊了想跑回家?但在克服了一直回头看的紧张之前,她迈着大长腿追上了我,并且抓住了我的胳膊。

嘿,这样就过分了吧!我都知道现在自己表情肯定是狰狞的,就在我试图挣扎逃脱的时候,我人生中最荒诞的事情发生了,我的手向下甩的时候,居然和她的手缠在了一起!

我不敢相信!我就站在那里,牵着Root的手。

就在我脑子短路了几秒内,Root就紧紧抓住我的手,“我们一起玩吧。”

Zoe从屋里走出来时,眼神在我们交错的手上(是她不放开我!)停留了一会,换上了我目前见过的最意味深长的微笑。

“你好啊,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

“你好,我叫Root,我就住在对面。”

怎么办,她们都开始话起了家常,而我居然不能把手拿出来,难道我怕她的小细胳膊小细腿受不了太大的力量而受伤?当然不是!是Zoe一直用眼神暗示我,天哪?她到底站在那边?

“看来你很喜欢shaw啊,我很庆幸她这么快就找到了'朋友'。”Zoe的语气难以忽略。

你的朋友为什么要强调,但Root终于留给我一个空隙我可以把手抽离,我一步不停地想回房间安静一会,然后在听到Zoe邀请Root进去参观的时候,一路小跑到随便哪个房间赶紧把自己锁在里面。

半个小时后,当周围终于一片寂静的时候。
我偷偷从门缝里看了看,确认安全后终于出来。
Reese和Zoe一脸耐人寻味的表情。

好吧。这确实是一次尴尬的逃跑,只是因为第一次遇见这种人!

但是,我还是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了。因为这仅仅是个普通的开始。紧接着,一连串的麻烦伴随着Root渗透进了我的所以角落。

当我进入教室的一刻,还没找到座位,就看到熟悉的身影跑过来像一阵风一样包围了我,好的,现在我的校园生活也沦陷了。可以说所有人都开始加入了这场游戏,我在校园的每个角落都可以听到大家对我们的窃取私语,甚至是明目张胆的说她是我的小女朋友!天哪!我每天都只想着怎么逃离她好吗!

一转眼都到了小学的最后一年,我基本上习惯忽略了所有人的指指点点与流言四起,我懒得在意这些,但我想不通的是为什么Root还对我有着难以想象的热情,感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其实真的不是很懂,像Reese和zoe这样心意相通甜甜蜜蜜的还是很有乐趣可言的,可是我天生对这些问题没有感觉,Root到底在坚持什么?她为什么不找找别人?普通人一般怎么对感情失去信心的?

突然,一个绝妙的主意出现在脑海里。
我决定和Root的宿敌Matina套套近乎。这样岂不是可以使她自动离开我,事情刚开始一切都好,当我和Matina在一起的时候Root就不会出现在我的身边,但Matina说的话我一句都不懂而她又一刻不停,所以当她发现这些离开时,我说不出来的松了一口气。

但是,Root又寸步不离地粘着我了!更过分的是,她居然靠的更近了!等等,她居然在闻我!

天哪!怎么会有这种女生!!!

*******两只视角的分界线******

Root:

见到shaw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我动心了。

她熠熠生辉的眼眸里藏着所有我向往的东西。

那时候她刚刚搬来我们街区,我跑过去帮他们整理行李,我们才在拖车里共度了两分钟,她就要去家里帮忙,但我知道她并不想离开,但她看起来有些害羞,所以我主动抓住她,问她要不要再玩一会。

接着她便紧紧抓住了我的手,和我对视了足足几秒钟。

那一刻,我感觉心跳停止了,这一刻终于来了吗?

但她麻麻出现了,她一定是不好意思了,所以才跑开了。

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我觉得她也喜欢我了,她只是比较害羞,麻麻说遇到了真爱都会有些胆怯的,但我不在乎,我来主动吧。

我竭尽所能的帮助她释放自己的感情,学校里的相处,回家的路上,平时的娱乐,我们几乎形影不离。

然而事事不会尽如人意,Matina也发现了shaw的好,试图把我的shaw据为己有,我觉得shaw这么聪明的性格,她一定会自己发现Matina的不好而离开的,所以我决定给shaw自己思考的空间,哎,我简直是个体贴的女朋友(不久以后)。

不出所料,一周她们都相处不下去。

shaw果然还是最习惯我的陪伴,我现在只需要等待合适的时间,我们就会水到渠成地收获完美感情。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从第一眼看见你开始。

******觉得两只怎么相遇都甜的分界线******

九门功课同步学的这学期结束了。

我终于又回来了。

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青梅竹马的梗。

我觉得这是最好的终成眷侣的相遇方式。

她的一点一滴,她的大大小小,她的喜怒哀乐。

你全部都在场,你一直陪在身边。

没有兜兜转转,没有千回百转,你们就这么相遇,命中注定。

是多么幸运的相遇,拥有的人,一定要珍惜。

希望大家喜欢就给我个赞吧。(☆_☆)



我爱你番外二(换个角度甜起来)


We stand here today,together as one.

You brighten my days,just like the sun.

They said we couldn't ,but we did make it work.

And nothing can stop us,not even two different worlds.

***********依旧推荐大家听这首歌分界线*******

某大型超市内。

一位年轻的女士在糖果货架旁无比纠结,吃抹茶味还是牛奶味呢,嗯。(兔子君沉思脸.jpg)

“姐姐,姐姐!”

嗯?转过头去,只看到一个大大的购物车,慢慢地移动着,突然停下来,从后面跑来一个小小的肉团团,满脸兴奋地指着上面的货架。

“姐姐,你可不可以帮我把上面货架的糖都拿一份给我啊?”

“啊,全部啊?”

瞄一眼购物车里已经玲琅满目的各色糖果。

“对,全部!”

小圆脸一脸肯定的点点头。眼神里的光芒简直像个朝圣者。

“可以是可以…哎,要这么多啊,哎,你家大人呢?”

完全被眼神打败了,心甘情愿地为小短腿拿着糖果。

“嗯,她们去买她们的,我买我的,要有效率!”

Cherish得到了糖果,心满意足地眯着小眼睛笑了。

“姐姐,抹茶味的最好吃哦,不要纠结了,你绝对不会后悔的。”

奇怪,明明是个小肉团团,为什么挑眉微笑的时候有种被电到了的感觉呢。

然后,这个女孩子以后完全无意识的都吃起来抹茶味的糖果了。


********每次逛超市都无可奈何的黑客********

伴随着悠扬的轻音乐,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在各个货架前放慢了脚步,挑挑喜欢的东西买点爱吃的食物身边还有喜欢的人相伴,这难道不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嘛。

不见得哦。

Root一脸茫然地看着堆成小山的购物车,自己刚去拿了一兜苹果,发生了什么!!!

一定是走错了地方。

“妈咪妈咪,我在这。”

小山后面伸出一颗小脑袋,看见麻麻走开着急地叫喊起来。

小黑客带着惊慌的表情但还是摇曳生姿地仿佛在走T台一样走到了小团子面前。

“Baby,too much sugar is bad for you.”

“But……”

怀里还抱着一堆糖果的小团团没了底气,两只小手紧张地搓搓,麻麻不像傻Sameen一样好糊弄,怎么办,有点着急。

不远处,特工心满意足地抱着一堆牛排走了过来。

肉肉肉,最喜欢吃肉了哦,哦耶。

“But too much meat is bad for Sameen!”

啊哈,完美的转移了危机。我简直是太聪明了。

所以Shaw一走到购物车前看见的就是疯女人歪着头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大脑飞速运转了一下,今天任务完成了啊小团子的衣服洗了啊早上起床连早安吻也给了啊。

嗯。理直气壮地走上前,不甘示弱地瞪回去。不怕你。哼。

然后发现,危机根本不是这个啊。

“cherish,你买了这么多糖!这么多!”

Root勾了勾唇角,终于知道教育孩子了,高兴不过三秒,就被她家那位单细胞生物气哭了好嘛!?

“那我牛排放哪里?还有你挑的这个糖不好吃啊,你怎么这么没有选择性,要吃就吃最好吃!”

“Sameen,不许把我选的糖拿走,我就爱吃那个味道啊啊啊啊,你怎么这么烦人啊啊啊”

“那我的牛排放哪里啊?”

“你再拿个车!”

“那你回去的时候我不帮你搬糖果!”

“你怎么像个小孩一样!”

“……”

两个人怒气冲冲地瞪了半天,突然都转过去看着那个女人。

看看谁有理。

Root扶额,这两个人把超市搬回去的决心都一模一样,还有什么好攀比的!哎,好想写写程序放松一下。

当天7号收银台的第一天上班的小姑娘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连续扫描了三个堆成小山的购物车以后,她表示自己可能想换个工作。

虽然自己和周围的顾客一样看着这一家三口的脸发了发呆,但打死也不相信她们三个是来日常购物的。

可是下班时6号收银台路过时幸灾乐祸地打趣她后,她明白了,感情这一家人是每周都买一次吗!?😱😱😱


*****我也不知道她们怎么把东西搬回去的分界线******

“所以说,我这周一周都要和Fusco叔叔的儿子呆在一起!”

小肉团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然后站在了凳子上,举着叉子挥舞着!

“我也要去夏威夷!,你们别想丢下我!”

“Cherish,说了多少遍了,不许站在凳子上,不许挥舞餐具,不许大喊大叫的。”

Root端着煎好的牛排走过来,教育了一下小宝宝,放下盘子的时候顺带着捏了某特工的脸。

“还有你,不要一直对女儿做鬼脸!”

然而已经埋头苦干吃牛排的Shaw完全没有听到批评自己的话语,肉肉肉,吃吃吃。

无奈地笑笑。

“可是我们是有任务的哦!,下次再带你去吧。”

听到任务的某人耳朵动了动,一抬头就对上了那个疯女人饱含深意的眼神,却难得的没有反驳,反而是回了一个不相上下的笑容。

看着你来我往的互动,团团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要是有家长太恩爱是一种什么体验的题目,自己简直可以怒答十万字!!!明明就是自己每天的日常好不好!!!

Cherish拿着叉子戳戳戳盘子里已经惨不忍睹的牛排,哼,一对两对三对都在谈恋爱,天哪,为什么要谈恋爱啊,这个世界难道没有单身的人吗?对了,Fusco叔叔的儿子是不是还单身,嗯,应该有共同话题吧。
(留个悬念,大家猜猜小团子要干什么呢,提示,会改变小团团的一些小想法)


*************特工小分队一起度蜜月分界线********

“你说,我们不带团团去真的好吗?”

“你说带她去好吗?任务?”

Shaw满意地看到小黑客一副你说的很有道理的脸,啊啊啊啊啊啊,自从有了孩子之后终于可以休息一下啦。

还有,孩子是永恒的第三者。这是事实。

为什么大家还乐此不疲呢,包括自己。

Root看着就叠了三套衣服就心满意足地瘫在床上的人,又看了看自己一个旅行箱都放不下的衣服,就继续马不停蹄地把另一个行李箱也一点点填满,嗯,开心地拍了拍手。


嗯,登机的时候。

Root和Shaw看着她们家的小肉团嘟着包子脸站在那里突然就不舍起来,然后下一秒看见她对着Fusco的儿子说了不知道什么,就看见那个小伙子瞪大了双眼。

什么什么!?发生了什么?

两个人一步三回头地带着疑问地过了安检。

交换了一个眼神后,两只觉得哪里怪怪的说不上来。

嗯,至少你们的感觉是对的。

度假中途又打飞的回来的你们出飞机场的时候就会又想起了这种感觉了。

你俩的娃,安分的起来吗?

“嘿,开心点!这次可是百万富翁全权买单呢?”

还没到夏威夷就穿出地方风格的Fusco一脸兴奋。

嗯。大家看了看他的着装。

纷纷表示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

头等舱里,宅总宅嫂,李四叔佐姨,豆豆和夫人(不知道是谁假装有官配),小特工和黑客,短暂地逃离了大城市的喧嚣,举着香槟,期待着降落的那个浪漫的地方。

阳光透过云层。

照耀每个人笑意盈盈的脸上。

***********为这美好一幕停留的分界线********

昨天收到了很多赞,蹦跶中。

蟹蟹大家的支持。

听说大家也挺爱这篇设定的,就又码了一篇。

和喜欢的人逛超市简直是我觉得最甜的梗。

希望大家也喜欢。

留了两个小彩蛋,下次会提到,大家猜猜吧。

可以留言告诉我。

提示:任务。单身。

就这样,下次再见哦。















我爱你番外(我又来甜大家了)

每一天睁开眼看见你和阳光都在

那就是我要的未来

********依旧推荐大家听这首歌的分界线********


阳光透过随意拉上的窗帘肆无忌惮地窥探着无比安静却一片混乱的房间,光束迫不及待地穿过微粒却没能一如既往地照在紫色的毛绒地毯上,大概是,嗯,散落满地的衣服无声诉说了上个夜晚的故事吧。

白色的被子下有了一点点动静,“嗯…”伴随着听起来有点疲惫地轻哼,房间主人终于意识到该是起床的时候了,几乎同时手就摸向床的另一边,不出意外地触碰到光滑的肌肤,手感好的忍不住留恋了几秒。

“Honey,not now.”

哼哼唧唧的语气,从枕头上传过来。

瞄过去,只能看到散落的棕发和光洁的后背,被子缠在腰间,一如既往地混乱睡觉方式。

嗯,看来还没有醒,梦话都这么…

翻了一个白眼的前特工看了看屋子的现状和身上的不可描述,嗯,可以想象到某人的梦,然而自己嘴角上扬的弧度也好不到哪里去。

抱着胳膊盯了一会一片混乱的房间,shaw又默默地躺回了床上,还是先冷静休息一下吧,但是困意一去不返,无比清醒的大脑叫嚣着它不要睡觉,于是她偷偷看起了枕边人,其实什么都看不到,因为这个疯女人睡觉的姿势简直是太奇怪了,而且从来不能盖好被子,这都是什么坏习惯,但她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是,自己的目光里带着她以前最嗤之以鼻的宠溺,熠熠生辉的光芒几乎包围了仅仅三天没见就干柴烈火的另一半。

门口突然传来轻微的声音,然后门慢慢地动了起来。

shaw右手迅速探到枕下,左手一把拽过被子盖住某人美好的风景,目光锐利地瞪着门。

门移动了有一段时间,才开了个小缝,一个圆圆的小脑袋探头探脑地靠近了门缝,张着圆溜溜的小眼睛看向床上,当发现终于有大人是醒着的时候,近乎惊喜地一把推开门,小短腿咻咻地跑了过来,奈何身高有限,试了几次爬不到床上,可怜兮兮地看向了那个一直盯着自己偷笑的人。

“A little help,please.”

一点为人父母的觉悟都没有的某人看着自家的小肉球,不但不帮忙还毫不掩饰笑意。

“ Try harder.”

委屈的小脸皱了起来,气鼓鼓的像个包子一样。

不好,shaw太了解小家伙的这招了,下一秒就大哭来吸引Root的注意力了,然后自己又要被唠唠叨叨一整天教育孩子的注意事项巴拉巴拉的,算了,好特工不和小屁孩斗。一把捞起这颗小团子,顺势捂住她的嘴。

“Deal,right?”

“嗯呢呜呜…”

被捂住嘴,只能哼唧唧地表达自己不满。

“啊,你怎么咬人啊,和你妈咪一个样…”

cherish露出一个得意的微笑,嗯,新长的牙还是很好用嘛。

特工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为什么看起来和自己复制粘贴的一样的迷你版小肉团,为什么明明是自己幸幸苦苦从小带大的小朋友,性格眼神笑容都和那个疯女人一模一样呢!

这边shaw还在百思不得其解中,两个小手就抱住了她的脸

“Sameen,妈咪什么时候起来啊?”

“我怎么知道啊,她太累了吧”

“妈咪为什么太累了啊”

“…………”

就在某人的脸一点点变向可疑的颜色时。

终于有另外的东西吸引了小小只的注意力。

左边的被子里有了动静。

“Morning,baby.”

甜腻的声音。

Root心满意足地先伸了懒腰,然后不慌不忙地睁开了眼睛,然后就看见一大一小个脑袋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表情,一模一样的眼神,笑容就止也止不住地扬起。

“I mean the real baby ”

不出所料地看到某人一副谁要理你的表情,然后把小肉团举向了她。

“cherish这么早就醒了啊,最近有没有听话啊?”

“妈咪,我每天都听话,就是Sameen一直欺负我,妈咪要教育她!”

“那好的,我会好好教育……她”

拖长的尾音让某人不禁挑了挑眉,谁教育谁啊。

“好了,你妈咪要换衣服了,你也出去换衣服吧。”

小肉团一下就被放到了地下,看不到美美的闻不到香香的妈咪,挥舞了一下自己短短的手臂。

“Sameen,就是你让妈咪累的,哼。”

穿上自己的兔子拖鞋快速跑开,不想和这个不听话的人讲道理了。

一脸黑线的shaw转过来就看到了那个疯女人带着了然于心似有似无的微笑一直盯着她,哎,这个家就只有她一个耿直的人嘛!?

“My big baby ,I miss you.”

看着不断在眼前放大的脸,特工表示把握当下是最重要的事情,嗯,累就累吧。

*************等得要睡着的小团团**************

终于,一家人收拾好了准备出门。

目的地,游乐场。

啥玩意,游!乐!场!

对对对,就是游乐场,鉴于小团团年龄还不够,真实的生活还不用太早告诉她,所以务必要使她像一个正常的小孩一样成长,得了吧,这个小孩精得和Root一样,行动敏捷的和shaw一样哪里像正常小孩了,但是,初为人母的俩人还是在迎接cherish的时候慌了手脚。

奶瓶,尿不湿,婴儿食品,摇篮,哭声……

简直比一口气救十个号码还累人。

但是参与到一个小生命中,看着她一点点长大,感受她一点点进步,让自己的生命以这样的方式传承。

所有的一切都那么心甘情愿。

当然,也没有那么心甘情愿,家里的所有家具都包了海绵,装饰也越来越少女(shaw整个人都是拒绝的,但经历了几次冷战和摔盘子后妥协了),冰箱里全是绿色有机健康食品,地上全部铺了地毯,不能随时随地…咳咳,还是牺牲了不少的。

来游乐场也是其中的挑战之一,想来shaw和Root对这个地方也不是很了解的样子,毕竟这两个人儿小时候的娱乐也和正常孩子不太一样。

但是好玩的时光,幸福的感觉大都是相似的吧,所以当俩人拿着气球爆米花棉花糖跟在小肉团身后跑的时候,心里其实还是无法抗拒的。

然后,然后,气氛好的谁都不许问两个人为什么十指紧扣起来了,心意相通了才几分钟恨不得对视的空气都带了火花,但大庭广众的不好进一步秀恩爱,就都低头冷静了一下,然后突然发觉,我孩子呢!?😱😱😱


让你们没有为人父母的自觉随处秀恩爱,孩子不见了吧。

不过一个小短腿能走多远,况且两个人的特长就是随时随地找人好吧,其实,cherish就在不远处的射击摊旁边好嘛?!两个人快步走了过去,发现小肉团不只一个人,她身边有一个哭的稀里哗啦的小朋友,然后,她们家团团是在安慰人家吗?!

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不会这么小就开始气哭人了吧。

cherish拍拍那个小朋友的肩膀,转过来正好看见两个欲言又止的大人,急急忙忙跑过来。

“Sameen,妈咪,你们要赢那个射击摊的最大的毛绒玩具给她,她就不哭了”

这样啊。突突突可以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射击摊的老板生无可恋地看着这两个人几乎是一边调情一遍把他所有的移动靶都打穿了,他表示自己不想当这个老板了,哼。

“嘿,别担心,我们就要最大的贝贝熊和那个丑娃娃吧!”

“好的好的”得到赦免的老板欢呼雀跃地(?)把两个娃娃递给了Root.

“好眼光啊,cherish。”小黑客给娃娃的时候调笑到。

“妈咪!”

“好吧好吧,你还小。”

说着全然不顾身边人的黑脸一脸满足地抱着丑娃娃。

“我喜欢游乐园。”

shaw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几个孩子。


***********不懂女儿心里的两位人母**********

送完娃娃回来的小肉团就没了精神地说想要回家。

然后一脸忧虑地坐在汽车后排。

shaw和Root交换了好几个眼神后还是表示不知道自己娃到底怎么了。

所以说养娃娃这么难怎么没有个说明书啊!!!

Root表示从来没见过这么难的程序编码。

一路无话。到家的时候小团团已经睡着了,还皱着眉不知道为什么烦恼着,shaw把她轻轻地抱起来,关上车门就看见Root在手机上打着字,然后抬起头来抱歉的一笑。

“Sweetie,sorry.”

“Whatever.”

shaw一般是不在意这些事情的,毕竟工作性质决定了一分一秒就可能挽救一个人的性命,但是今天,她说不上来,就是不开心。

大概是想在孩子不开心时两个人都能陪着,大概是想某天回家的时候就是三个人悠悠闲闲的,大概是希望彼此陪伴的时间能TMD不要这么少!


两个人的语气带出来一丝火药味,但彼此都心知肚明的是因为在乎才有的脾气,这大概也是两个人相处的方式之一吧。但小团团不知道啊,她偷偷瞄了一眼两个人面无表情的脸,小脸皱的更紧了了。

shaw把cherish轻轻地放在了儿童房里,盖上了被子,刚要离开却感觉到了衣服上小小的力度,转过头来,就看到自家小娃可怜巴巴的眼神。

“怎么啦?”

“你不会离开妈咪和我吧。”

“什么?”

shaw有点不太懂小肉团的意思。

“今天,那个小朋友,她说,爸爸不爱她和妈妈了,就离开了,就再也见不到了。她说爸爸离开妈妈前吵了好多架,她说爸爸再也不想看见妈妈和她。Sameen,你不要离开我和妈咪好吗?我再也不欺负你了。我再也不给妈咪告你的状了。我再也不让妈咪教育你了。你可别离开我们。我……”


虽然是自己想象的场景,小肉团还是难以控制自己的忧伤,眼睛里打转的泪水就要憋不住了,小嘴抿得紧紧的,委屈的不得了。

shaw呆住了,这小娃不按套路出牌啊,怎么突然就来了眼泪杀,咋想了这么多,为啥我就要离开她们娘俩啊,她们不是我的吗?

一根筋的特工脑子短路了两三秒。

“哇,你想这么久,就是要离开我和妈咪吗?Sameen是个大坏蛋”!”一言不合就飙泪。

哎,特工无奈地摇摇头,耍赖的方式都和她妈一模一样。

抱住一颗小团团,慢慢吞吞地安慰了起来。

“你知道你为什么要叫cherish吗? 是我给你起的,我失去了很多人,但我再也不想失去任何人,我要珍惜每一个人,特别是你妈咪,特别是你,我不太会表达,所以放在你的名字里,每天都提醒我,我是多么珍惜你们,所以,我不会离开你和妈咪,永远不会。”

“Really?”

哭哭啼啼的语气。

“I swear. I promise.”

认认真真地语气。

“那你也要对妈咪说哦。”

“……fine.”

“那你给我讲讲你和妈咪的故事吧?”

………

*********终于哄孩子睡着分界线*******

小孩子不是很爱困吗?

为啥自己家孩子老不困呢。

蹑手蹑脚地从儿童房出来,shaw终于可以回到自己的床上了,收拾好了以后,一头扎进被窝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铃儿响叮当之势进入了梦乡。

迷迷糊糊中,闻到了熟悉的香味,不出所料的抱了个满怀。

再一次跌进睡眠之前,某人哼哼唧唧到。

“I swear . I promise.”

“What?”

Root听见某人均匀的呼吸声,无奈的笑笑,明天再说吧。

某人嘴角的弧度简直无法忽略。

I swear. I promise .

I never leave you again.

*********************

希望甜的大家食用愉快。

准备写个长篇。大家有什么想看的梗可以留言给我。

要是没人说就写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梗啦。

希望大家的生活也天天这么甜哦。

喜欢就给我点个赞吧!(☆_☆)






我爱你(自产甜文,我不管)

从你眼中看着自己,最幸福的倒影。
握在手心的默契,是明天的指引。

***************推荐大家去听这首歌的分界线***************

shaw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准确地说她知道这件事意味着什么,知道这个行为折射了内心,但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居然在做这件事情。

嗯。

一定是最近没有突突人没有吃好吃的没有休息够。

她绝对不会承认是因为一些可笑的原因,绝对不会。

Dawn it!那为什么脑海中浮现的全是那个疯子的脸。

“小姐,请问你决定了吗?要定制什么字刻在里面呢”
柜台小妹看着这位从一进来就一脸怒气的女士,漂亮是漂亮,养眼是养眼,可是可是,生意不要做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从早上到现在就一直生人勿近谁打扰我我就突突了你的脸让方圆十米内没人靠近,虽然看着那张脸花痴了半个小时,虽然这位女士决定买那对人人都爱看基本没人买的贵的要死的对戒,可是为什么问了要刻什么字以后就一直没有动静了,难道被价钱吓傻了?难道突然感情受到了考验?难道有选择恐惧症?柜台小妹深深吸了一口气,决定再稍稍微微地靠近一点点问一下,您是买还是不买,不买就不要石化在这咯虽然你石化的很好看能不能留个电话之类的(最后一句划掉),结果突然看见那个一直不变的表情像是突然被吓了一跳的样子,“Got it ,on my way” 声音好好听,但是她在和谁说话,然后小妹几乎是惊讶地看着那张面瘫脸略带羞涩地又看了看手里的纸,然后下定了决心地把纸交给了她。
“就刻这个吧,谢谢咯。”扯出一个微笑后,shaw几乎是迅速逃离了这家店,假装冷静地去见死也不承认是心心念念的人。

看着这张皱皱巴巴的纸,想到刚刚离开的人莫名其妙的举动。柜台小妹表示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买家,但当她打开纸看到了上面的内容的时候,突然露出了一个了然于心的微笑。

“This girl is falling in love with someone ,absolutely.”

皱皱巴巴的纸,一看就被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看上去有很多单词,一个一个的,但都被划掉了显然是挑选的过程,在最中间,工工整整小心翼翼写了最大的三个字,笔触带着温柔带着肯定,最简单的字可是就是她能想到的最美的话语。

I love U.



*******************特工锤锤愤怒的分界线***********************

WTF!

锤锤一路狂奔红绿灯都差点闯了三个,那个女人竟然不在!又走了!又执行任务!为什么这段时间所有人都可以见到那个女疯子偏偏自己每次来都刚刚好错过她呢,别说巧合,特工从来不相信巧合!

“我觉得飞跃疯人院最近有点忙啊?”豆豆看着脸越来越黑的shaw硬聊。

“管我什么事”

你看,连豆豆都发现了问题。

对着空气翻了一个白眼后,shaw不情不愿地在心里承认了这三周来Root的反常举动是自己导致的。

本来拯救完了世界一切就回到正轨上没有任何问题啊,每天救救号码吃吃喝喝不是很舒服嘛,和女疯子恋爱也没有想象中麻烦啊,可是事情一天天在变 ,那个女人不像原来一样好搞定了,她想要家想要承诺想要婚礼想要孩子,这都是什么玩意,每次想到这些一大堆事特工烦都烦的要死更别说一件一件的办起来了。

“我以为女疯子和正常人不一样呢,她怎么也这么热衷于普通女人向往的生活啊!”shaw在一次任务中终于忍不住向别人求助了。

“或许不是普通的生活,或许她就想要你个态度呢”

reese又露出那种标准的“我是过来人我什么都懂”的表情。

然后是良久的沉默。

但四叔相信没有反驳回来的沉默是件好事。


显而易见,特工的木头脑袋和二轴属性明显不能一夜之间变成感情高手,但她好像可以发现一些不同了,她以前没发现的。她以前居然没发现!?!

有那么多种接近目标的方法,就会用调情这一种吗?!有很那么多种偷东西的方法,一定要人靠的那么近吗?!有那么多种对峙的方式,一定要目不转睛地盯着彼此嘛?!

第一次体会到这些情绪的锤锤并不能理解到这种嫉妒是对感情有了更高的期望目标,而通通理解为愤怒,简直气的连牛排都吃不进去。

而另一方的Root感受到的全然是另一种情况,自己一出现某人就越来越黑的脸,莫名其妙被挂断的电话,每次执行完任务就要回家的另一半,任谁也不会太开心吧,虽然说是太了解那个人懂得她为了自己甚至不惜牺牲生命肯定是爱她的嘛,但是,哼,现在太平盛世,两个美女就不能好好地谈谈恋爱嘛?!?但是她口嫌体直的性格还是一看见锤锤就自动过去黏上分分钟忘记自己刚刚在气什么,无论听到那个嗓音说什么都会自动翻译成甜言蜜语,所以一切该顺理成章地一成不变吗?

感情哪有那么简单。在参加了豆豆婚礼四叔婚礼宅总婚礼后,黑客小疯子心理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她决定以人为的干预加速一下可见的未来,让她们幸福的生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展起来。于是乎,在不眠不休食不知味夜不能寐的钻研精神下,Root看了不计其数的科研报告研究著作,甚至研究了世界各地各种实例的生活故事,本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根总带着我不上谁上的革命精神开始一次次实验起来。


嗯,果然,生气的时刻,生气的程度,都是有直接诱因的。

root合上了厚厚的笔记本,嘴角勾出了一个奸诈的微笑。

“sweetie,let's play a game.”

(消失三周根总)


*********************蒙在鼓里的锤锤******************

又扑了个空,见不到人,看来不是个办法。

锤锤摆着面瘫脸认真的思索了一会,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嗯,整个小分队都干的事情一定是对的,要跟着大部队走,嗯,我买戒指完全是因为大家都结婚了,嗯,就是这样。

绝对不是因为自己看到Root在救了那个号码以后给了他手机号给了他微笑,还TMD地给了他一个飞吻😘,对自己都很少这么热情好嘛!?

也绝对不是因为自己听到了某个号码只看脸就义无反顾莫名其妙信誓旦旦地非要娶root当媳妇的话语,气得她立马掐了线,没见过美女啊这个男人!?

更绝对不是Root对她不如原来,过分热情情话绵绵总想赖在一起相处的状态一去不复返,让她莫名开始担忧,竟然产生了想用什么把她一辈子留在身边的想法。

绝!对!不!是!这!些!原!因!

一定只是自己想和大家一样,而大家都结婚了,不是什么安全感那个电视节目说的什么玩意来着。

觉得自己有理有据都把自己催眠的锤锤在下周的晚宴上终于见到了一个月以来朝思暮想(根本不会承认)的人,就好像所有的燥气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看见她站在那里,看见她举手投足间的小习惯,看见她无比熟悉的笑容,看见她垂肩的长发散落在礼服上的弧度,看见她看见你时眼睛里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看见她看见你时笑容让周围的空气都带出甜蜜的味道,你一瞬间决定了,你什么挣扎都没有了,你握了握手里带着你温度的金属,你一步一步缓慢而坚定地走向她。然后你看到她,站在哪,歪着头,你知道这次又要被她调笑不知道多久了,但你义无反顾,你向着她方向,向着你以后的日日夜夜,拿出了你的承诺。

“May I have the honor?”

“Thought you'd never ask.”

灯晃着两个人溢于言表的微笑。

也闪着小小指环上的字。

I love you.

虽然我从来没对你说过这三个字,但自从我和你在一起,每分每秒我都用行动告诉你,我爱你。

**************第一篇同人分解线******************

第一次写同人,文笔请谅解。

我就是要写糖,甜甜甜甜的那种。

遗憾的是两只没告白就天人相隔。

不遗憾的是两只心意相通。






真的对根总的离开太伤感了。她值得好好的告别虽然每个人告别的方式不一样但感情是一样的吧。